新闻是有分量的

【重走新闻路·稳定是初心】延续25年的“天路”接力

2019-10-16 13:34栏目:奇闻趣事

    “头枕一轮边关月,梦里依稀回家园。”援藏两道难关,高原回响可以靠意志降服,思乡情结却老是关也关不住。

    水母网10月5日讯(记者 姜乾)故国西南方陲,辽远而神秘的雪域高原上,有一条“烟台路”。它是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聂拉木县最富贵的街道,因眷念烟台对口援建的情谊而定名。

    灾后重建的要害时刻,烟台第八批援藏事情组来了。“当时清理事情还未竣事,处处满目疮痍、百废待兴,全县宛如一个大工地。”烟台第八批援藏领队田长青说,接过援藏接力棒,三年里他们就靠在工地上,缔造性开展事情。

    1998年,时任烟台日报社总编辑率队深入聂拉木,采访记录下烟台首批援藏干部的点滴,于当年3月27日至4月2日,在《烟台日报》刊发六篇“高原与大海的交响”系列报道,将援藏干部以高原为故里,同藏民共甘苦,费尽心血格斗的赤子情怀传回黄渤海之滨。

    烟台路,连着汉藏心,见证援藏情。自1995年,烟台第一批援藏干部踏上这条路,25年间扎根聂拉木的“大海之子”从未中断,他们志愿走上“天路”,一批接一批,一年又一年,延续着援藏“接力赛”,让聂拉木人民愈发走近“香巴拉”。

    山高水远路漫漫,家中“顶梁柱”离家4000多公里,通常谈起家人,他们凡是沉默沉静不语,眼中有缅怀,更多的是愧疚。

    带着对援藏干部精力的认知,记者踏上“烟台路”,走进了他们接续格斗的处所。

    藏道之难,比蜀道之难还要难于上青天。行走在“天路”,要时刻留意交通安详,也要随时应对高原回响。

    记者一行,从日喀则市驱车出发,头顶是低垂的蓝天白云,脚下是曲折回旋的公路,远处是苍黄裸露的山脉,通往县城的山路大多修在悬崖峭壁之上,路窄弯急坡陡,通常会车总让人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第七批援藏干部李冬进藏前,他患有直肠癌晚期的父亲刚做完第一次手术。得知儿子要去援藏,老人把手一挥:“安心斗胆去事情,不消在家守着我。”

    这个夏天,走进该县要地充堆村,我市给以每户补贴5万元的197户新居建成,每栋高三层,最下面一层留作商铺,直接让乡村酿成贸易中心。

    向你们致敬,扎根“天路”的奉献者!

    2014年8月25日,《烟台日报》刊发通讯“奔向香巴拉”,发布了一组数据:20年来,烟台累计直接投入援藏资金2.96亿元,援助种种物资4900万元,申请、接收、整合种种投资20多亿元。聂拉木县GDP、处所财务收入、农牧民人均纯收入由帮扶前的1912.6万元、110.6万元和972元别离增加到4.8亿元、1447万元和6667.7元。

    一本西藏“历险记”记实:第一批援藏干部周波在组织除雪救灾时,车子突遇险情卡在路边石头上,差点葬身百米深渊;第二批的贺业增有一次翻越海拔5220米的嘉错拉山,表情溘然惨白,歪躺在车座上说不出话来;第四批的姜青山、赵裕寿在去樟木镇途中,积雪从车前方冲下山谷,整条山路顷刻被大雪掩埋;2008年烟台日报记者在采访第五批援藏干部进程中,孙泓炜记者说要拍视频,刚下车就听见左前轮胎呼呼作响,裂口达几厘米,此时车间隔路边不到20厘米,脚下是六七百米深的河谷。

    烟台对口支援的25年,是聂拉木有史以来成长最快的时期。这期间,我市援藏资金80%以上用于民生改进,由此改写了聂拉木汗青,让贫乏的县城呈现了多彩色调:农户第一次亮起电灯,第一次家门口看病,第一次住上安居工程房,第一次介入培训班;县城有了第一座现代化中学、第一条柏油路、第一个蔬菜温室大棚、第一个旅游文化财富基地……

    走进中小学校园,我市投资改扩建的六所小学基本设施,采购的县中学和七所小学设施,敦促该县教诲系统硬件设施到达平衡验收尺度,让震后在日喀则市区躲迁办学的莘莘学子重返县城校园。

    地动摧毁了基本设施,同样给财富致命一击。2017年9月12日,《烟台日报》刊发报道“云端之上筑故里”写道:震前,聂拉木的财富以三产处事业为主。震后,边贸成果丧失,财富成长的半壁山河没了。住民人均收入2016年下降了30%之多,财务收入下降了50%之多。

    2004年2月17日,《烟台日报》刊发通讯“屹立‘第三极’”,展示了第三批援藏干部的后果:光伏电站等一批水利水电基本建树如火如荼地举办;光缆工程和移动铁塔等通讯网络使小灵通和移动电话相继开通;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诲使全县适龄儿童入学率到达98.1%;在全区率先实现广播电视村村通。